全盘操手- 第三百六十章 另一个人

    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        ( 更多TXT小说免注册免费下载,请搜索:窝窝看书网www.wwks.net )

        <b>最新网址:</b>    魔兵自主署名,如此怪异鄙夷绝非玩家选择,刻意炫耀就是扬言多么排斥其主,至于浅浅夏寂如何强行获得,场中却是不得而知,若非紧握,入劫都有脱离自战的打算,浅浅夏寂一直不拔剑对阵也是无奈之举。(窝窝看书网www.wwks.net)

        在劫应对其兵刃倒是多了一个发挥百分之二十战力的附加,唯独让浅浅夏寂还有点展现魔兵的可能,虽不至于智能相加,入劫却有着异样的脾气,重获剑意需要凝练,战力发挥完全依靠其喜恶,就现下浅浅夏寂这般,入劫能给与的就是其名上的字符,厌恶。

        一个被武器鄙夷的家伙,居然扬言扼杀全场,无法联想大雁塔镇压之物,连残缺神农尺都无法比拟,这么一个黑不溜秋毫无锋锐之物抓在手中,场中异族不觉失笑。

        “一个个表情这么怪,它就算嫌弃我,一样可以把你们打趴下。”挥了挥手中入劫,强行让其安稳,虽无千绝剑意,但此物的傲意不解,若是浅浅夏寂表现颓势,很可能连厌恶都打不到,直接显现个无法使用就麻烦了,至少刚刚获得时的确有过这种偏向,连番嚣张在场无视疯眼似乎让入劫稍稍有了那么些许满意。

        速率增幅力量强化些许,无需过分击杀的杀伐,浅浅夏寂在外还是得到了不少好处,虽为期望其能改变战局,至少不在因为损失惨重而无对阵可能,只是魔兵特效难掩,显现异样,诸人无不担忧浅浅夏寂会不会再得残缺之物,不及真正全胜之力的魔兵较之高等武器,还是有所差距。

        一人独战全场,以其速率缠斗有余,拥有淬血之力倒是稳固,若是持续无法击杀必然会减弱,浅浅夏寂叫阵厉害,是否真的具有独战各种的能力还未尝可知,不过其不被控制所限,唯独是场中极具战斗的所在,异族并非只擅长碾压式的战斗,亦是有着让人防不胜防的奇特。

        鬼谷在异族同盟中薄弱,看来并非没有道理,他们能够仰仗的无非是大唐五行招式,谁也深得此道却并不是主镇,反观代表其特色的忍者阴阳师,并未见得有任何出彩之处,论及区域离大唐作为接近,甚至可以称之为附属存在,伴长卫可以以朝臣入得内廷,显然鬼谷不是没有尽出好手,就一定还未寻觅到其本镇优势所在。

        过分挣扎的去协助,反倒是会成为浅浅夏寂的掣肘,尽可能的减少伤亡从边陲处给予压力,或许会起到妙用,眼见浅浅夏寂应敌而上,诸人倒也没有丝毫犹豫的缠斗左右,人数被牵扯大半,哪怕属性不足,大唐玩家依旧是不枉多让。

        没有任何花哨,浅浅夏寂的攻击变得极为纯粹,鬼谷同样擅长五行,修罗招式在没有彻底复原之前用处被抑制,唯独折光配合斩月倒是可以起到极大的防护,保障其稳固输出不被打断,激进的高频率输出,破空和天罚异曲同工的爆裂全场。

        人多反倒利于己方,被非被围受限,浅浅夏寂更需要快节奏的攻击,疯眼作为场中最盛,首当其冲和浅浅夏寂战成一团,出乎其意料的是那不出彩的武器极为古怪,每每触碰没有兵刃交织的金属感,反倒是实打实的挨痛,不算巨额却极其稳定的伤害在其头顶频频出现,虽知杀神擅长杀戮增幅,这家伙却似乎有所不同,随着攻击越盛伤害呈现上浮,还会不间断的呈现暴击手段。

        多类宝石镶嵌,叠加伤害,为何不见其速率受限,无论何种接触,防护都会损耗伤血,浅浅夏寂的物理输出没有呈现极限弱点击破的巨额,却变成实打实的加剧。

        终究不是线下善武的所在,哪怕轮回中玩家尽可能的可以发挥超出想象的柔韧和肢体动作,受限自我怀疑,往往做不到操作好手那般肆意,浅浅夏寂是在不断的追逐模仿,但这并不适合她,千绝作为boss,判定更容易辨识玩家缺憾,而给予浅浅夏寂的方是其最大提升。(窝>窝>看>书>网)

        盲拳打死老师傅,不需要计较招式的华丽,一击必杀的果断,就是普通玩家最简单的招式,武技极限就是化繁为简,浅浅夏寂知晓擅长此道的都不需要太过奢华的装备,简单的动作就能发挥奇效,她学不到这种程度,唯独无视各种的胡乱攻击,不觉让对手摸不清头脑,算不出其下一步的各种,更是便于速率爆发的快捷出招。

        思绪一剑难比胡砍迅速,奇毒提供了足够的抵御,淬血回复各种,弑神是浅浅夏寂最大的增幅依仗,而真正让其输出强势的则是无限剑技和魔兵入劫,连续命中的不断强化,好过间隔输出的爆发,高敏善极,无论移速还是出手,无快不破。

        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伤害提升,浅浅夏寂择选入劫哪怕做了各种准备,似乎都没改变伤害的增幅,其自带物理攻击不过泛泛,随力量属性而变化,本就加点极端,若无弑神修正,恐怕连阴阳炼器产生的匹配等级商店可购最高伤害都无法比拟。

        舍弃了技能偏向,不在需要已然繁复的技能,若同其造型不见丝毫特色,华而不实不适合入劫的风范,它追逐的就是斩决一切,无视品阶和亘古传说,格外简单的提供的就是让其主去一战的根本。

        铸剑无锋,转守为攻,无视对方防御几率百分之六十,无视对方防御程度百分之六十,现下入劫并非完全认可之下的独有附加,并非物理和魔法抗性的择选,直接是防御免疫,哪怕是极端不可破的防护,依旧可以稳打稳扎的给予伤害,没有爆发和逆天的加持,一剑就是损血。

        以浅浅夏寂的攻速,这等半数以上的速率,几乎可以达到百分百的触发,何况其无视程度必然对得起魔兵价值,入劫本就和其前主千绝一般好战傲然,千绝对人,它择武器,战中无论好是对碰兵刃还是防护盾甲,一应俱全的伤害,若是质疑格挡,入劫丝毫不介意将对手的依仗斩至废铁。

        连技满额,阴阳师被诸人纠缠根本无暇顾及过多,拿捏准确之下,浅浅夏寂一击横扫,破空夹杂淘汰,大范围残血收割,疯眼双目圆睁之下只见灰白,周遭数名纠缠黑红忍全数倒地,刻意控制范围技能覆盖,挡在拉娜身前的四名同伴亦是隔空被斩。

        凌空跃起,浅浅夏寂重刃单劈,强行迫使拉娜防护坠地,一人之力独战全场,刻意控制血量垂于秒杀线的同时触发淘汰的霸道,造就秒杀极尽全场的威视,其旺盛的煞气澎湃异常,此番速率和战法,根本不是善控的拉娜可以抵御的。

        “惜命好过如那位白毛兄一般去见阎王,一命换你一物如何,你的招式可控全场,类如毒素覆盖,同盟作战无法临时择选队友,必然存在抵御之物,对你们来说价值不高,与我,足以换你一命。”入劫遥指拉娜,浅浅夏寂的目的极为明确。

        “为何你不受我控制?”如此要求,浅浅夏寂必然毫无知晓招式特殊,拉娜招式乃是炼狱资本,若是无端被破未及帮派自身,无论如何她都想探知何故,浅浅夏寂倒是不在意其他,“回答你,就不能拒绝我的交换,我身上应该有和你招式极为类似却更为强势的永久控制,覆盖不得你应该知晓。”

        诅咒招式只能延续施法,何种程度可以留存,炼狱都不得而知,自信自身招式并非泛泛,为何还有更甚所在,莫不是牵连之前和大唐帮派交涉,可提供的诅咒物件根本达不到这种程度,难以预料的异变让其无视诅咒,这是不是证明浅浅夏寂可以忽视其他,拉娜眼神复杂的望向浅浅夏寂,良久才退后一步,“名将榜后,炼狱欢迎阁下大驾,独自一人可敢?”

        “美人相邀,一人又如何?”并非针对,拉娜的眉眼又和葬月有些相仿,或许在奇看来异族艳丽之色都极为相近,对方明显有所关联,倒不如眼前卖个好处,原先只想要一些抵抗之物,或许还能更进一步。(窝>窝>看>书>网)

        浅浅夏寂反身立于拉娜之前,直接将背脊相对丝毫不介意其可能出手突袭,这等话语动作一气呵成,诸人皆是齐刷刷的叹气,这家伙不经意的动作总是误会颇多,拉娜那白皙的面容略带羞容当真是彰显无遗。

        “轮到你了。”阴阳师此番根本不敢复活,浅浅夏寂犹如嗜血屠戮般的斩杀,立于诸多尸首之间谈笑拉娜,复活的那点血量根本不足以和其抗衡,一步步走向障目,双剑垂于地面,重黎依旧还具半数,但没了两帮相助,障目完全失去信心,眸中满是惊恐的连连倒退。

        “我和喜欢你们的语言,通俗又极具意义。”如同梦魇般的声音响彻,障目身前突然站立一人,没有任何其他援助,就这么单独而立仿若大山般让浅浅夏寂感觉压抑,同样的黑衣银饰,眉眼更是有着些许类似,只是不若浅浅夏寂的藏匿,浅蓝二字直接暴露在外,笑看相向,“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,逐鹿一别,我以为你永不会在出现于我面前,看来我带给你的,似乎还不够。”

        “我不建议今日就让你偿还。”呼吸稍显急促,浅浅夏寂难以平息那近乎忘却的酸楚,只能咬牙以对阵来解脱,原以为实力增幅可以一战方休,不知为何未战已然有了些许无力。

        “可我没兴趣,我只是来带他离开而已。”浅浅夏寂傲视的不过是三帮领队,现下拉娜控制全解,浅蓝无视的可是场中诸多高手,就这么轻描淡写的言语,直接迈步向旁侧走去,障目环顾四周只能耸拉着脑袋跟着,这般任凭浅蓝带人离去,放任重黎套装重整,浅浅夏寂岂能作罢,“你凭什么?人,你带不走,若是不把白起留下,你也走不了。”

        双刃齐出,虚实带发的各种招式齐出,破空天罚只在转瞬间,浅蓝却是不见丝毫所动,眸中闪过些许笑意,目力可及之下装束发生了些许变化,尽如浅浅夏寂一般模样,迎战而起,同为黑绿双刃,如同镜面般和浅浅夏寂对碰战中。

        入劫无视,损血顿起,浅浅夏寂的双目满是难以置信,她头顶的数字明显胜过浅蓝不止一筹,弑神煞气,五德雷神,甚至连刚刚斩获的入劫浅蓝是应有尽有,而她受创后更是显现身中无限连技。

        全为独有专属,就算盗门无中生有亦是不可能这般模样,一击被迫退开呆立原地,浅蓝代替的是她杀神的身份,夺走了圣堂所有的信服,为何会如此偏袒的连她所有都一一拥有。

        “你走的再远,也是毫无作用,永远都只是我的手下败将。”剑指浅浅夏寂,对碰尤甚输出,打下去的结果还无疑问,浅蓝的目光环顾全场,稍稍停滞的同时带有些许疑惑,却转而相向浅浅夏寂,“我要走,你留不住,你应该庆幸只有我能来,如若不然,你所仰仗的只不过是再临一次逐鹿。”

        侧步向前,浅蓝端的是战极全场,浅浅夏寂的所有鼎盛只因其相似的所有而掩盖,步及夜雨阑珊,浅蓝倒是不等其阻拦,稳固向前低语,“我原以为会是你出手,却不想还是选择了抑制,给这无用之人炫技,建宁似乎有你棋艺馆的产业,想和你一战高下,看来暂无机会。”

        “伴长卫在哪?”较之其他,完整的冰凌套装方是最大阻碍,鬼谷觊觎朝中权威,妄图借助大唐稳固局势,真正制衡主镇玩家,伴长卫却声东击西拿下建宁已做依仗,首座玩家主城,自由度和税赋岂是大唐可以比拟,玩家流通率更加庞大,各大帮派为索取资源只能选择进驻,岂止棋艺馆,无尘居和玄冥这类组织,都是一一有所产业,现下只有浅蓝孤身一人,夜雨阑珊更在意伴长卫的踪迹。

        “我们或许还是忽视了你们所谓的藏拙,人才济济,不得不服,尽然选择主动狙击。”浅蓝盯着夜雨阑珊的双眸,似乎想读出些什么,“不要以为如此就能改变什么,名将榜只是为了鬼谷做嫁衣,同盟方不愿参与的还在多数,我倒是真的很期待擅长内敛的华夏,究竟有何斤两。”

        “如我这般,虽入官榜,却不过坐井之蛙。”并不知晓发生了什么,但明显有其他参与玩家彰显了战力,甚至牵制伴长卫不得前行,异族涉及过深,若是单单只依靠场中数人,当真难以敌对,危及资源,看来大唐隐匿种种也是安分不得,夜雨阑珊倒是不介意自贬扬威。

        浅蓝不置可否的摇了摇手,众目睽睽之下飘然离去,唯独障目恶狠狠的回首一望让人不明所以,想来是因为全盘落空,鬼谷处事狠辣,浅蓝只带其一人离去,反观场中参与阴阳师,尽然果断的相继对攻选择求死当场,根本无所谓场中辅助会不会强行虐杀,鬼谷等级森严,不及强悍手握重镇,完全没有保障的必要。

        寻觅多日,苦求战力,到头来虽然力压全场,却依旧不及浅蓝,甚至对方还保留了各种,完全以相似对拼全数压制,浅浅夏寂不言而立,夜雨阑珊倒是上前数步,毕竟此番能够最低损耗保存,又拿下巨额积分,还是仰仗浅浅夏寂的出现。

        “我没你想的那么脆弱,久病成医,打击多了也会变得坚若磐石。”展颜一笑,浅浅夏寂眉宇间并未见得过分惆怅,“她是很强,但这般冒然出现必然是产生了变故,压制于我倒是不见其他,不过却难免蹊跷,我的技能装备多半属于专属,为何其可以完美复制,若是择选强势,绝不会是我,她和我之间必然因为某种物件或者任务相关。”

        急攻疯眼,近乎秒杀障目,迫的拉娜退战,浅浅夏寂看似了得,还是占了奇毒的护佑,以属性置换免疫,反观场中,浅浅夏寂还是知晓并未迫的极致,至少属性下浮半数,攻防降低,夜雨阑珊和无尘居诸人未伤半分,甚至玄冥白简都损血不少,倒是玄完整无缺,看似忙不则乱东奔西跑的月白,往往拉扯对手却不见受创。

        没有永久盟约,大唐各帮之中更有间隔,只存在利益的共通,没必要如浅浅夏寂那般展示过多,这不过是无奈之下的强撑罢了,浅蓝隐匿过甚,浅浅夏寂却是战中看出些许,夜雨阑珊倒是随意一笑,“知己知彼,她对你太了解,而你应该有办法探寻些许。”

        扬手一枚赤红的戒指,没必要和夜雨阑珊藏私,何况其毕竟和浮生如斯关联,现下牵连残兵,浅浅夏寂莫名对其好感颇深,直接打开共享展示,“鬼谷以力站位,障目不会那么心甘屈居人下,他不说丢失,我不言盗取,这等价值不菲的物件,想来可以让我不至于处处被压,既然鬼谷是异族同盟的尖锐,强势打压大唐出头之人,我虽是残兵,倒也不介意做着秀林之木,败将不谈其勇,做个先锋倒是不畏其他。”

        残存无路,兵败山倒,垂死挣扎好过苟且而活,尽绝所行,不如披荆斩棘斩决一场。

        “文成武德,泽被苍生,千秋万载,一统轮回!”荒漠之余,一声声高喝回荡四野,一个年岁不大的少年,怀抱硕大木桩,插满了精致的糖葫芦,如同摇旗啦喊般的在那嚷嚷不休。

        “闭嘴!”恶狠狠的呵斥,声音倒是极为清脆,少年顿时俨然而至,乖巧的陪着笑脸立于一旁,此人并非无名之徒,这副模样完全对不上官榜之上的显赫,一举败的其兄,斩决神秘组织沧所有成为其主,幽游,现下却是如同一个小厮般听话。

        旁侧摇扇无奈一笑的男子着穿青龙帝袍,正是龙空夜流星,身后并排而立柴郡猫和将臣,地处名将榜之中,只带的这二人,浑身不见丝毫污渍,完全不似滞留多日的模样,此番更是旁侧而处,将主位让给了呵斥幽游之人。

        完全没有玩家战中装扮模样,盘坐不知从何而来的凉椅之上,一身毛茸茸大红熊装睡衣,哪似战中,根本是夜晚赏月的模样,女子看其身姿不高,笼罩在宽厚睡衣之下身材娇小,一张巴掌大的小脸,居然挂着一个完全和轮回不搭边的黑框无镜眼镜,年岁不大却满是老成的瞅着夜流星。

        同样有左右二人相伴,幽游倒是极为狗腿的在那掏出蒲扇伺候,飞廉旱魃之名直接显现其相伴头顶,皆是上古魔尊之名,却是另类的出现玩家头顶作为显现称号,正黄色的等级宣示,彰显其二人的战力非凡。

        玩家不可替代之名所在,择选会有重复出现禁止此行,斩获这等名讳,或许只有彻底扼杀,在魔族中更为适合这等品阶,甚至可以自行boss所谓方可,放眼现下官榜无任何玩家可以做到,而此番却是得见二人。

        “花里胡哨,你嚷嚷半天那么厉害,硬生生拖我来,就是看他们怎么逃跑?还暂缓时间假装凝固,这般展示身形,没看出来,夜流星你还有这等恶趣味。”女子一脸嫌弃的上下打量夜流星,正前方残尸无数,一道深痕贯穿其中,地域之间明显有些冰霜残留,此间必然是发生过大战。

        “就是就是,师父出手寸草不留,就那几个异族,装备耐久那么差,扛不住也不用这般污了师父的眼。”幽游在一旁复合不已,完全没有沧之主该有的风范,其兄柴郡猫直接选择对其无视。

        “一招之下,皇道冥殿两组玩家,鬼谷一众加上伴长卫,皆全败之态,不得不服,耐久不及的倒是无所谓,可惜还是让伴长卫跑了,其冰凌套装倒是价值不菲,这算不算你失手了?”夜流星被嘲讽倒是无所谓,女子的战力早已知晓,皇道星座战将,冥殿巅峰好手再配合鬼谷,依旧不是其一招之敌。

        “我会失手?”女子瞪大了双眼,直直的盯着夜流星,仿若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,“价值堪比神兵的千缠丝,两个时辰的强制绑定状态,我只答应你来一炷香,低于三十级会强制传送新手村,一件都不爆出来我还陪你去新手村守尸不成,夜流星,本金不算,你付得起利息吗?”

        “按照你的计算方式,整个龙空给你怕也是不够了。”夜流星摇了摇手中的纸扇,债多不压身,他倒是无所谓的一笑,冲着女子眨了眨眼,“幽游抵给你三千七百多年做仆人,你也可以继续加,要不然在把我搭上,扇风喊口号,敲肩揉腿我也不错。”

        “帮主,注意你的身份。”将臣轻咳一声,夜流星这般抵赖实在和往常不同,女子倒是不改嫌弃的嗤之以鼻,“我不缺仆人,幽游这臭小子根本毫无用处,你要就还你,三千七百多年,放轮回都够他石化了,我来是为了拿了我劈天锤的家伙,要是让我发现你骗我,你整个龙空捆一起也没用。”

        “龙空不是抵押给你了吗,当然没用。”夜流星无所谓的耸肩,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,依旧五级大帮价值无数的所在,雨夜耗资无数争夺不休,现下却是被夜流星这般随意处置,“就在前面不远处,要不要去见一见,反正已经超时了,全当散步好了,他们的积分可不比冥殿两帮猎杀的少,你还能赚大发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我只赚天经地义的钱,我不是杀手。”女子倒是不见丝毫动容,目光遥指远方,“被动绑定,我要物件已经无用了,必须她主动来找我才行,我觉得应该很快会见面。”

        “这么有信心?”夜流星略微有些错愕,战力这女子倒是无双,未卜先知好像没这种能力。

        一跃而起,女子从凉椅上起身,一步步走到夜流星面前,不过对方下巴的身高,仰首盯着其双目,咧嘴亮出小虎牙,扬指点着夜流星的胸口。

        “我,沈小七!天上地下人鬼仙魔,三界六族欠我的比比皆是,欠债还钱天经地义!是我的敢不还,哼哼!”

        第二部终

        <b>最新网址:</b>

        ( 更多TXT小说免注册免费下载,请搜索:窝窝看书网www.wwks.net )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全盘操手》情节跌宕起伏、扣人心弦,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言情,窝窝看书网提供《全盘操手》最新章节、无弹窗阅读和全本txt下载服务。

免责声明: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