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怪我入戏太深-[窝窝看书网]正文 第32章 骗人很好玩吗

    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        ( 更多TXT小说免注册免费下载,请搜索:窝窝看书网www.wwks.net )

        最新网址:    席筝左手拎着那个熟悉的黑色旅行包,右手提着一袋食物,身上沾满室外的凉意,站在门外眉眼带笑看着她。(窝窝看书网www.wwks.net)

        他说是给她的惊喜。

        安初虞的确感受到了惊喜。上一秒因失落而灰暗的脸色瞬间明媚,眼睛也是亮晶晶的,一眨不眨地望着他。

        岂止是惊喜,简直难以置信。

        她刚才刷到他的朋友圈,看他晒了满桌的美味佳肴,不由自主地想象他与亲人朋友欢聚的画面。而此时此刻,人就出现在她眼前,风尘仆仆。

        像个从天而降的礼物盒,打开以后充满缤纷的色彩,装点了她原本灰扑扑的世界。

        席筝很满意她表现出一副意外又愉悦的神情,来不及进屋,先把手里的东西丢在地上,上前去给她一个拥抱。

        安初虞鼻尖撞到他肩膀,冰凉的空气灌进鼻腔,让她头脑清醒地认知到,眼前的一切不是梦。

        席筝只抱了一下就松开她,垂下视线打量她的装扮,挑了挑眉:“你准备出门?”帽子和围巾都戴上了,裹得这么严实,看来是计划夜探哪家店。

        他猜对了,安初虞点点头:“趁着天黑,出去觅食。”

        “幸好我来得及时,再晚到两分钟就见不到你了。”席筝语调轻快,弯身提起地上的一袋东西塞进她怀里,“你不用出去觅食了,我带了吃的,我们打火锅吧。”

        安初虞两只手差点抱不动,看他提得轻轻松松,她还以为没多重。

        “那就太好了,正好我也不是很想出门。”安初虞抱着东西转身进屋,“这些都是你从bj背过来的?”

        席筝嗯哼一声:“有些是你婆婆准备的,剩下的是我下飞机后买的。”

        安初虞惊讶到词穷。

        “虞虞?虞虞?”

        叫她名字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,安初虞后知后觉与爸爸的通话未挂断。www.wwks.net她放下东西,举起手机贴在耳边,沉默片刻,回应道:“我在听。”

        安致和语气有些迟疑:“是谁过去找你了?我听到你们的说话声,感觉声音有点熟悉。”

        席筝记得上次过来见过一个电锅,蓝色的,刚好够两到三人食。正翻箱倒柜地找,听到身后安初虞的声音,他直起身来回头看她。

        她在跟谁打电话?

        安初虞的视线与他的对上,没忽略他眼里的好奇,她敛下眼眸,对安致和坦白:“是席筝。他从bj过来了,陪我过年。”

        安致和想起来了,确实是席筝的声音,他们不久前通过一次电话。那次席筝用的是安初虞的手机,接电话的时间还是在引人遐想的清早。

        安致和心惊了一下,不太确定地问:“你和他感情很好吗?”

        那时候他就怀疑,两人的关系或许不像他以为的那样生疏,此刻听说席筝陪她在剧组过年,更加重了他的怀疑。

        席筝猜到电话里的人是谁了,他走到安初虞身边:“需要我跟爸爸说两句吗?还没跟他道声新年好。”

        安初虞摇头,示意不用。

        不等席筝再说什么,她就逃避一般语速很快地说了结束语:“我们准备吃饭了,先不说了,拜拜。”

        安致和还在那边发愣,他以为自己做了件错事,不该用婚姻逼迫女儿妥协,事后想起总是万分后悔。然而事实却是这两个孩子在他不知道的时候,关系竟然这么亲近。

        电话挂断了,安初虞还握着手机,身体僵立在那里,直到席筝用双臂拥住她:“为什么不让我跟爸爸说话?他都知道我在你旁边了,不打声招呼太失礼了。”

        安初虞眼睫扇了扇,声音平平:“那边有人等着他开红酒吃年夜饭,还是不要耽误他的时间了。”

        席筝偏着头看她,她侧了侧脑袋,不让他看见自己并不好看的脸色。她现在没心情掩饰,完全控制不住表情。

        “那我们也开吃吧。(窝窝看书网www.wwks.net)”他收起好奇心,捏了下她的脸,“你婆婆给你准备的菜,赏脸尝尝看。啊,我忘了,你晚上不吃热量高的东西,这可怎么办?”

        安初虞吸口气抛开那些烦心事,撸高袖子,坐在餐桌旁等吃:“过年就不考虑那么多了。”

        席筝大笑,总算从她身上看到一点烟火气。他找出锅子洗净,倒进火锅底料和纯净水,煮开就能往里涮菜。

        买来的食材都是盒装的半成品,拆开即可下锅,是懒人的福利。席筝拆开真空打包的熟食,切片摆进瓷盘里,端到安初虞面前:“你婆婆还想让我带一包炸带鱼,被我拒绝了。那玩意儿装进密封袋里都能闻到味道,我才不想背着它从北飞到南。下回你回bj,让她亲自做给你吃。”

        安初虞随口答“好啊”,夹起一片酱牛肉,尝一口就知道是家里做出来的味道,不是熟食店里贩卖的那种。

        她吃了好几片后,又尝了尝腊肠,不吝夸赞:“我算是知道你的厨艺为什么那么好了,原来是遗传。”她就不行,全家没一个会做饭的。

        “这才哪儿跟哪儿,回头让你好好见识一番。”席筝趁她今日破例,给她涮了好多荤菜,碗里堆成一座小山,还一个劲儿劝她多吃点。

        安初虞来者不拒,吃得肚皮鼓鼓,最后强迫自己放下筷子:“不吃了,明晚还要拍戏。”

        “以前跟你一起吃饭,还当你是食欲不振,看来你是在克制。”席筝扫视桌上空掉的盒子,一大半食材进了她的肚子,“吃甜品吗?我记得袋子里有一盒丝绒蛋糕。”

        安初虞摆手,再吃甜食就真的太放肆了。

        ——

        吃完就后悔的人也是安初虞,她冷静下来后罪恶得不行。席筝提议下去散步消食,安初虞担心有狗仔乱拍,不肯出去。

        “狗仔也回家过年了。”席筝不由分说,拿上两人的外套拽着她出门。

        乘电梯下楼的时候,安初虞看着金属门上映出的影子,发现自己忘了戴口罩。她拉高毛衣领子,遮住下半张脸。

        两人手牵手,迎着冷风沿着路边慢慢散步。

        席筝说:“我怀疑你一年到头就吃这么一顿饱饭。”

        “倒也没有那么夸张。”安初虞视线微垂,有些不适地盯着两人握在一起的手,第一次在外面这样,她很难说清楚心里的感觉。

        床上的那些亲昵,她可以当作演戏或是双方正常的生理需求,那么现在呢?

        不需要搭戏,也没有需求,为什么会那么自然地牵手,在会被人看到的公共场合……

        安初虞内心数次挣扎,想把手抽回来,塞进口袋里。可他的手那样暖和,是一种干燥的温暖,像埋进带着温度的沙子里,但是比沙子细腻柔软。

        席筝捏了捏她的手指,微微低沉的声音里裹挟着风声:“冷不冷?我忘记给你拿围巾和帽子了。”

        安初虞回神,胡乱地回答:“有点儿。”

        席筝突然停下脚步,安初虞跟着略一停顿,只见他绕到她面前,松开她的手,拉开大衣的前襟,将她裹进怀里,密不透风地罩住:“这样就不冷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你别闹……”

        一个“了”字还未说出口,安初虞就眼尖地瞧见有人经过这里,投来好奇的目光。她没戴口罩,害怕被人认出来,连忙缩着脖子埋在席筝胸前,借他的身形挡住脸。

        她失算了。大年三十的晚上路上也不是完全没有行人。酒店附近有一些口碑很好的老式餐厅,提供订年夜饭服务。

        那些人吃饱喝足,一路欢笑,冷不丁见着一对在路边相拥的情侣,自然而然控制不住八卦之心,频频侧目观望。

        安初虞似乎听到好几拨人的说话声,不敢抬头去看,闷头问道:“人走了吗?”

        席筝看了一眼,那伙人已经坐上路边停的一辆suv,他睁着眼睛说瞎话:“又有一群人从饭店里出来。”

        安初虞:“……”

        安初虞绝望闭眼,她快被闷死了,呼出的气息都是滚烫的。她报复心起,狠掐了一把席筝的腰。他猝不及防,差点叫出声:“嘶,这么狠。”

        “都怪你,出的什么馊主意,非要下来散步,现在好了!”

        她分明在发怒,席筝却听出娇嗔的意味。他觉得自己快憋不住笑出来,手掌扣着她的后脑勺,不让她抬头:“嘘,别说话,小心被人听出声音。”

        她的声音太有辨识度,拍电影一直用的原声,被人听出来也不稀奇。

        安初虞果然被吓到不敢出声。她试想一下,如果大年三十的晚上,她和席筝的事被闹到网上,蔷姐脾气再好也会骂死她。

        静静地等了一会儿,安初虞很小声地问:“现在还有人吗?”

        “我看看啊。”席筝装模作样地四处观察,周围空荡荡,一个人影都看不见,他实在是忍不住,笑场了,“没有……吧?”

        安初虞听着他说话时不自觉溢出的笑声,感受着他胸腔的轻微震颤,终于意识到自己被耍了。

        她从他怀里退出来,目光环视一圈,哪里还有人!

        “骗人很好玩吗?”安初虞白了他一眼,双手插进口袋里,掉头就走。

        席筝大步流星,轻松追上她,不怕死地说:“骗别人不好玩,骗你很好玩。怎么样?我的演技还可以吧?”

        “无聊。”

        “请影后太太点评一下?”席筝穷追不舍。

        安初虞撇开视线不看他,一直到回了酒店套房,再到拿着睡衣去浴室洗澡,她都没跟席筝说一句话。

        席筝也不气馁,洗完澡躺到她身边,自有办法撬开她的嘴巴。

        在被吻到意乱情迷时,安初虞倏地一僵,用手拍开他的脸,气喘吁吁道:“我好像来例假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你确定?”席筝眯着眼,笑得不太正经。

        安初虞瞪他,爬下床去了浴室,痛了两天的肚子不是白痛的,例假在推迟了四天后,终于来了。最新网址:

        ( 更多TXT小说免注册免费下载,请搜索:窝窝看书网www.wwks.net )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都怪我入戏太深》情节跌宕起伏、扣人心弦,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其他类型,窝窝看书网提供《都怪我入戏太深》最新章节、无弹窗阅读和全本txt下载服务。

免责声明: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